若有韶月熹微,愿作流萤徂岁。

[安利]Kawasemi xFPS

FPS发现了。越是想要做些什么事情的时候反而更是事与愿违,结果自己不过就是神明的弃子罢了,没有任何作用。
所以啊,这个人为什么能笑的出来呢,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还能笑得出来呢。
这样的人,还是早些杀掉比较好吧。

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没有人比FPS更加清楚了。然而一旦有了这个想法它便像是种在心上的一颗种子一般,跳动着,“他的快乐不正像是一把刀撕裂你的心,揭示你的痛苦吗?”FPS一直压抑着这样的想法,他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要忘记啊不要忘记,你身上背负着的东西。那可是用同伴的鲜血换来的。”FPS有什么目标吗?没有,他只是活下去而已,为了活下去而活下去,痛苦的苟延残喘着,战争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好处夺走了他的一切,即使杀了他我又能获得什么的,不是完全没有意义吗?
是啊,毫无意义。

事情要从前几日的深夜说起,在FPS找不到落脚的地方而烦恼的时候,Kawasemi就像是为了安慰他一般给他讲了很多笑话也唱了歌,然后他就问了,“FPS你为什么不笑呢?你不快乐吗?”这个问题让FPS停下步子转过头看着人,对方还是那样一脸毫无所谓的表情,仿佛生死与他根本不挂钩一般,这让FPS有点生气,但他只是皱了皱眉头把视线收回来什么也没有说。
从那个时候FPS就在想,这个人,到底是为了什么会出现在我身边的啊?随着时间的增长,Kawasemi的笑容让FPS更加恼火,问我为什么不笑?这种时候你还要我笑着庆祝同伴的死亡吗?FPS什么也不说,Kawasemi却察觉到了,他的刻意远离,虽说如此Kawasemi却不知道原因,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讲着那些让FPS听的都有些烦的笑话,唱着那些甚至能够倒背出来的音乐。
“因为我想让你快乐,FPS。”Kawasemi说。
FPS是多久没有听到过这个词了。曾经FPS也是快乐的,那是一切还没有成为现实的时候,所有的所有的美好到仿佛梦境一般,什么也没失去,然而现在他更希望自己什么也没有拥有。
FPS憎恶着这份希望。可以的话他就希望自己的人生就是一个悲剧,哪怕是孤独也无所谓。当FPS用枪指着Kawasemi的额头的时候他几乎要哭出来了,但他只是沉默着,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对质着。FPS发现自己的愤怒就像是水杯里满出来的水一般,枪身过长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即使如此他还是在犹豫着,如果我这个时候扣下扳机的话他就真的会死,就像是自己曾经的同伴一样。Kawasemi异常冷静地看着FPS,难得的机会,他认真打量了FPS的外貌,茶色的头发还有稚嫩的面庞,明明就是个小孩子说话却总像个大人一样。Kawasemi忍不住笑了出来,两人身边净是一些废墟,除了他们可以说是毫无生物的痕迹,Kawasemi的笑声打破了沉默,FPS开口了,他觉得自己都已经在咆哮了,“你笑什么?”Kawasemi把笑憋了回去摆了摆手,“因为你生气了啊。”FPS愣了一下放下了手里的枪,如果说前一秒他就像是待喷发的火山的话那么此时此刻他就跟被浇灭一般,可以说是有点沮丧,Kawasemi松了一口气坐了起来,“你一直都是那样,不笑也不会露出其他的表情,我有时候都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是人类了,现在我算是确定了,只要有感情的话总有那么一天你会笑出来给我看的吧?”

评论(3)
热度(13)
© 回转夜莺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