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次地喊出请救救我的声音。”

你我皆神的残次之作

我真的不会写同人了

*厚颜无耻打tag
*极度没有中心+OOC莫打我
*我也不知道我要表达什么
*大概是“我永远都爱师青玄”

师青玄抬手点亮了床边的烛火。

他的手指细长且苍白,摇晃的灯火映衬之下一席白衣的他显得更加单薄。意识到人要转过头来贺玄立刻抬起手臂挡住眼睛把头撇了过去,只能感到脚步声接近然后床向下一沉,师青玄坐在了床边。即使视线被阻隔贺玄也感到那人清澈的目光正在注视着自己,这让他多少有点如坐针毡的感觉于是放下手臂合上眼睛转过了身。

贺玄不知道自己竟然还会做梦。梦中有着他生前不可得的幸福和宁静,他的手没有沾染过血腥而是握着自己父母妻儿的手,他没有什么需要飞升成神来获得满足,只需要这能握在手上的幸福就足够了。
想...

“我是真的想死。”她说。

缥缈且沙哑的声音随着她唇边升起的烟雾飘散开来,透过雾气我无法看清她的神情只得放弃摊开双臂把头靠在沙发背上闭着眼睛。

烟味很浓。合上眼睛之后我有一种生处于仙境之中的错觉,尽管这其中的都是一些烟鬼,她的肺不太好,但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开口之后的堵塞感很难让人觉得舒服好在自己也已经习惯了,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在这样一座不会落雪的城市下起雨来格外的寒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她的声音也断断续续的,就像是因为信号不好而播放受阻的广播电台一样,我的听觉并没有因为闭上眼睛而变得更加敏锐,反而迟钝了起来。

我想我是有点困。
烟味弥漫反而带上了几丝催眠的效果。我不想睁开眼睛只是偏...

他第七次看见了那只猫。

已经顾不上什么矜持了。他在窗台上掐灭了手里的烟猛地拉开房门,冰凉的夜风顺着他的胳膊和脖颈滑进衣服里让他打了个哆嗦,不管了,他这么想着然后伸出双手拉住准备跳出去的生物的尾巴然后一把抱在怀里冲进屋里关上门。
足足五分钟,他才反应过来,先是感到了疼痛,然后是冷。屋子里没有光很暗,但他还是借着明亮的月光看清了手上长长的口子,可能是滚出去的时候划破了。操,他低低骂了一声才把注意力放到怀里抱着的猫上,发着光的眼睛可以说是这屋里仅有的光源了,都让他觉得有些刺眼。
他光着脚小心翼翼地踩在地板上然后走到沙发边躺下,怀里的猫一动不动地趴在他肚子里看着他,完全看不出来方才被吓得要跳出去的那种慌...

“噓還不安靜點?一般來說會用那麼大的聲音來說這種話題嗎?”

“我說你啊。在這種不需要害羞的問題上意外的羞澀呢,不然好好看看我的手吧?空空如也的可是做不到威脅你這種事的啊。”

“手也……!就算只是手也可以掐死人的!”

“你這麼說的話我不就得剁去雙手來證明清白了嗎?未免也太冤枉了,罷了我向你…不我向天發誓,我絕不會傷害你,盡管我看上去只是只是一個愛管閒事的可疑人員,但我若是傷害到了你那便不得好死,你覺得如何?”

“哼…不得好死嗎?這還差不多。”

“那麼…差不多該說出來了吧,啊我有偶爾會有這樣子同情心氾濫的時刻。來吧老人家,有什麼煩惱盡數向我傾吐吧。”

“我且問你,你覺得女人可惡嗎?”...

可是我也有万万说不出口的事。

其他的人我都能无所谓地笑一笑不去在意,但我却处心积虑地想要获取你的认可,这一点真是再奇怪不过了。可是我却不知道自己能否跟你说这些,只能尽可能转移话题掩饰自己的不安焦虑。实际上也是再正常没有了。可我不想勉强你不想逼迫你,只想等你做出定夺后我在选择说或者不说。

你是我这边是你几度抛弃的世界,我仔细一想,我恰恰相反,你那边的世界是我很想走进去的世界。但说出来未免太过刻意矫情实在是没有那样的必要。

我是再清楚不過的,那隻是一個脆弱的孩子。

我能拉著她的手走過所有彎道,卻在她選擇停下腳步的時候束手無策。最後我只能捨棄她,捨棄那個心智不成熟也不夠堅強的孩子,從今往後我生命中的玫瑰都留給了她,那本是屬於她的東西,之後的故事,無論她是歌唱啼血致死亦或者是被玫瑰尖刺刺穿胸膛。

都是與我無關的人生。
是我之外的另一個人了。

如鹿恋慕湖水

男人觉得自己却是老了。

每每他想抬手砸向所有能够成相的玻璃器具时但还是会在抬起手之后几秒内垂下,绷紧的肌肉撒开,后背弯曲,就像泄了气的气球,失去水分的玫瑰,看起来无精打采没有光泽,还带着一股似有若无的阴郁气息,弄得人很不舒服。他怕疼,怕流血,怕会因为这个就这么死掉。他老了,这就是个符号,镌刻在他的骨头里血液里,周围人的视线里,他的心里和眼睛里。

于是他整理起桌面后拿起了电话,“喂?”接电话的不再是以前那个声音甜美活泼的女孩了,而是一个语气有些许不耐烦的年轻男人的声音,男人沉默了几秒钟在对方不耐烦的催促之下才回过神来:“是,对不起,我在。”
“我知道你在,老头你叫什么。”
男人皱起了眉头似乎对这...

码一下,其实两个设定性格应该反过来才比较好

“可爱的夜莺啊,今日你为何不歌唱了呢?”

这便是她第一次向它搭话。
挂于修长体型之上的长裙严丝合缝地衬托出她那轻盈的体型,落入人眼之中恐怕无人会不为其倾倒,些许不同的也就是那人脸上所露出的愁容,眼角似乎还有些许未能拭去的泪水反而也增添了几分柔弱的姿色使人更添保护欲。
然而此刻能够观赏这一幕却仅有这栖居于枝条之上的夜莺,它小小的脑袋是不明白的,哪有对禽类说人情世故的道理呢?然而她还是轻笑坐下用柔软纤细的手指划过眼前小动物的皮毛,若不是偶尔眨动的双眼此刻没有任何妆容的她便是一副灵动的画卷,美人跃然纸上。

然而她的内心却是憔悴的。手上的动作不停心里更是如同波涛一般汹涌,她便觉得自己眼下就是一叶漂于汪...

又到了每年的这个时候。


其实还是没什么差别的,然而每当医院外面都在张灯结彩欢声笑语不断敲锣打鼓地迎接着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年的时候,某张姓女子还是没来由地郁闷了,就连嘴里吃着的饺子都索然无味的仿佛……对,就是味如嚼蜡。


这么想着她便没了继续吃下去的心思,只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不锈钢饭盒里的饺子,“这下可不知道要被赵姨怎么数落了。”这么一想她心头更郁闷了,好在一通救驾及时的电话打了过来使得她心悬起来又放下静下心来接起了电话。


“成吧,又有事可忙了。”

郁闷归郁闷她还是站起了身整理了一下方才因为懒散而有些皱起的白大褂抬起步子抓紧朝着手术室赶去,说句实话人突然要走了也不是什么反常的事...

© 錦瑟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