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次地喊出请救救我的声音。”

你我皆神的残次之作

我给你个家,你留下来吧。

看完了兽丛之刀,感觉这种题材写成这样真不错,当然了就从感情的角度上来说故事还是不明不白的,北沂怎么就喜欢上长安了我真是想不通,虽然有着送过一朵花这样的经历但觉得就凭这个上升到爱情的程度也太过于夸张了,可能是背后有个人所以很安心?反正不是很能想的通,作为一个消遣的时候用来读的故事倒是非常不错哈哈哈,就是看得我云里雾里。

“可爱的夜莺啊,今日你为何不歌唱了呢?”

这便是她第一次向它搭话。
挂于修长体型之上的长裙严丝合缝地衬托出她那轻盈的体型,落入人眼之中恐怕无人会不为其倾倒,些许不同的也就是那人脸上所露出的愁容,眼角似乎还有些许未能拭去的泪水反而也增添了几分柔弱的姿色使人更添保护欲。
然而此刻能够观赏这一幕却仅有这栖居于枝条之上的夜莺,它小小的脑袋是不明白的,哪有对禽类说人情世故的道理呢?然而她还是轻笑坐下用柔软纤细的手指划过眼前小动物的皮毛,若不是偶尔眨动的双眼此刻没有任何妆容的她便是一副灵动的画卷,美人跃然纸上。

然而她的内心却是憔悴的。手上的动作不停心里更是如同波涛一般汹涌,她便觉得自己眼下就是一叶漂于汪...

又到了每年的这个时候。


其实还是没什么差别的,然而每当医院外面都在张灯结彩欢声笑语不断敲锣打鼓地迎接着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年的时候,某张姓女子还是没来由地郁闷了,就连嘴里吃着的饺子都索然无味的仿佛……对,就是味如嚼蜡。


这么想着她便没了继续吃下去的心思,只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不锈钢饭盒里的饺子,“这下可不知道要被赵姨怎么数落了。”这么一想她心头更郁闷了,好在一通救驾及时的电话打了过来使得她心悬起来又放下静下心来接起了电话。


“成吧,又有事可忙了。”

郁闷归郁闷她还是站起了身整理了一下方才因为懒散而有些皱起的白大褂抬起步子抓紧朝着手术室赶去,说句实话人突然要走了也不是什么反常的事...

鸟咕:

大概是个群宣 占tag抱歉 lwmmg群
我知道没几个厨lw辣  不过求帮扩!【合掌】

所以啊,我希望你能在那样的距离之下也占据我内心里的每一寸角落啊。

好想吃G11416,大哭

在通常的梦境之中苏醒。

“啊真是喜欢惹人清梦的家伙。”他已经难以计算自己究竟重复过这句话多少次了,但数量上的统计总是没有意义的,比起这个不如想想自己又会再度踏入这个久违梦境中的缘故。
细碎脚步声打破空间之中的宁静,闭上眼任凭身后少女将双手环至胸前,两人之间仅隔着两层布料使得他不由得嗅了嗅身后之人的味道,还是很让人熟悉但那也只存在于不愿醒来的梦境之中罢了。
“总而言之啊,也是因为各种各样的不可抗力她要来到这里了,好像就是今天吧。”静静等待着身后之人的回答却也只是徒劳罢了,他自嘲地笑笑也不顾伏在肩膀之上的人会怎样站起了身,“今天就像这样就可以了吧。”
“反正即使想要更多你也无法得到什么了啊…”

一个谜之开头[?

第三区·特雷瑟特区

莉卡刚踏上这片土地第一动作就是深吸一口气就像是要从空气之中寻找到什么东西似的,不过这也只是无意义的行动,无论是特雷瑟特也好或者是安荣也罢,空气中弥漫着的「M」们的气息还是那么的浓重,不准确来说应该比起没有管制的时候好上了许多,“该说是多亏了那个吗?”莉卡这么想着偏过头看向那座无比夸张的建筑物,高大的围墙围住的就是另一个世界了,我们既熟悉也同样未知的世界,「M」们的世界。
“所以说哥哥,还真是会拜托我一些讨人厌的工作呢。”莉卡耸了耸肩从深绿色衣服的口袋中取出代表自己身份的证件走向夸张建筑物的大门,也许是因为鲜有人来到这里的缘故门卫竟然在门卫室里打起了盹,有着暖炉...

最后的15体力突然人品爆发

没错啊,想想你过去说的话吧,那毫无疑问就是真理。
不想看的东西就剔除掉,不存在就好,会有谁来问你“怎么了”“为什么”吗?自我意识地做自作多情的事情吧,反正谁都是一样的。

© Ityl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