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次地喊出请救救我的声音。”

请安静,那视线的尽头便是爱。


自我满足流的少女前线推,cp杂食。
M16她是神啊!神!玩语C

漂亮话的后面真的就是什么都没有啊

最后我成为了拯救这个世界的英雄。
“今天也依旧很努力啊勇者大人。”
“啊毕竟这就是我的职责吧。”没错只要把事先想好的台词说出来就好了,无论是谁都不会去在意在你言语之下灵魂的空洞,真是容易满足的家伙。
这个家伙那个家伙也好都只是笨蛋罢了。

「喜欢」这种感情是无法隐藏的。
严格地来说大概就是从你的视线中,提到那个人的名字时的语气中以及无意识中散发出来的那种感觉中透露出来的吧,明白的人一眼就能够明白了,就像是诅咒一样的啊。
所以说、你啊
“相信一见钟情吗?”

416,你希望我来拯救你吗?

神啊,感谢您能原谅我不够慈悲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了。
还喜欢着我,还想回到过去,你的努力和权力我认可,但是你曾经做过的事情我不会忘记的。啊你就当做这是在复仇吧,是啊我作为脆弱身边只有你一个人的时候你放开手把我丢到深渊里去了,现在就轮到我了啊,真是抱歉我不是心怀善意的人,这种事情上我可完全不温柔啊?从那么深那么黑暗的地方爬上来可是很辛苦的啊?我现在就是从地狱里出来向你复仇的恶鬼啊,哈哈这种事情真希望你能够意识到啊。

深红

绝对性的无法离开了。

她太清楚了,自己对于它的依赖。好比依墙而生的植物不能失去光照、土壤,空气与水分一般,这与其说是依赖性不如说就是一种生存本能,并非累赘而是必须的。她就是会在冰凉的白壁之上生长开花的生物,一开始也是这样的吧,正如同她此时此刻蜷缩在温暖的环境之中植物的种子也是这样子在土壤之中闭上双眼等待着,等待着什么东西撕裂外皮,疼痛是必然的,成长总是伴随着疼痛的,能感觉得到吧,就那么一寸一寸地,顶破周围禁锢住自己的有些许令人发呕的气味,看到了那可以从土壤缝隙之中渗透进来的细密光线,是阳光的味道。
当第一缕风拂过它的面庞时它就知道,这就是新生。没有见过的景色在它面前毫无保留地展开,只需要抬起头...

我听到了
从我的身体之中发出的这咯吱作响的声音,毫无疑问就是嫉妒

这无疑就是盛宴。

至少对他来说就应该是那样的,不无论谁都是那样的吧。神明也好人类也罢,甚至于是猛兽都是在饕餮的诅咒之下存活的,没错这就是本能,生而赐予的本能。
既然如此无论是选择权也好或者审判权也好都应该在我手上才对,他这么想着抬起头看了看坐于对面的人,这就是棋局啊,无论是谁都在用着不可视的棋子对峙着,为此感到了不安吗?杯中的热气模糊了视线他开始猜测着对方的神情和心境,意外吗?还是同样也在揣测着我的想法呢,不得不说先手是谁这一点极其重要,若是提前出手的话我会成为赢家吗?
啊真是想想就忍不住兴奋起来了。他忍住想要放声大笑的冲动放下手中的杯子,眼前的雾气散去眼前之人的轮廓也清晰了起来,开始之前先打量...

她看见了,她看见了.

从她的指尖滑过的这没有实体的东西毫无疑问就是云朵了,在这片天空之中迎面而来的风远比她所想像的要大上许多,尽管如此她还是有绝对不能退缩的理由了,即使后背长出羽翼的位置已经感受到了疼痛她也绝对不能回头.记忆之中亲属们对她报以希望的眼神始终挥之不去,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变得跟周围人一样向往着那片天空,但能够接近那片蔚蓝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弱小的,她也曾悄悄问过自己是否拥有可以忍受羽翼被狂风给撕裂的疼痛,会做出否定回答的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真的会有这样的一天,只需要张开翅膀她就能够飞到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现在她是发自内心地这么想着.
其实已经...

© 共犯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