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韶月熹微,愿作流萤徂岁。

尖锐又温柔,克制又敏感

这也就是我所想的林静姝了。
她把这一生里所有的温柔投放给了林静恒,但没想过对方能不能受得起这样的温柔,或者说如何去接受。
她没有考虑那么多的后果,她这一生偏执让她不会去依赖什么人,像刺猬一样长满了刺,把自己裹在一个坚硬的外壳里,唯独留了一扇窗子给林静恒。
她敢想敢做,故事刚开始时候的她还带着一些天真和纯净,但这么一点天真纯净就像蔚蓝之海上的露珠一样,阳光一出顷刻化为乌有,在这样的光线之下照出了她的黑暗。
她囚禁着林静恒,想让他用人偶一样的姿态永永远远留下,陪在她的身边。最后她慌不择路地逃离选择远远地观望着这个被自己亲手困在监狱里的男人,有纠结有不甘也有愤怒,最后这些所有的情绪都融化在她的叹息之中。
她在心里一遍遍地描绘着这个人的样子,心甘情愿地被记忆里甜蜜和痛苦的部分来回折磨着,慢慢地成为了她不愿意揭开又不得不面对的一部分。
后来两个人成为敌人。她都不敢去看他的眼神,很多时候她都借由其他人来看这个与她一别之后就各行其路的哥哥,这个世界上仅存的她唯一的血亲,也许是因为两人的相谈总是隔着些什么让她说点真心话都变得容易了许多,她能没有任何波动地喊出来“哥哥”然后看不到人的反应让一切掩盖在炮火的轰鸣之下。
“幸亏兄妹是旁系血亲,彼此没有赡养义务,断绝关系也不需要公证,咱俩口头道别就可以了。”
她只身一人踏着无数人的尸体身披鲜血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即使对方愿意,她也没有办法再回头看人一眼去握住对方略微冰凉却能给予她支撑的手了。
她一直都天真的充满幻想,直到最后一刻才沉下心来放弃一切彻底的失望,很多事情亲眼见到了才能明白两个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回到过去的位置,那个兄妹屈膝坐着静静听着树木花草的交谈的下午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久到一切都变了物是人非。

她也曾经期待过爱,可惜最后还是变成了磨牙吮血的怪物。

评论(8)
热度(80)
© 回转夜莺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