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韶月熹微,愿作流萤徂岁。

我心恋慕你

只要他在那里我就一直可以在这舞台上,仅为他一个人而舞。

但是她也明白,仅凭着这一份心情是不行的。单纯地将这个人放于心中最重要的位置这是绝对不足够的。
只要从您看向我的眼神里我就能够获得力量,只需要您能够在我的身边就让我足够幸福,四目相对的时候,互诉情话的时候,我都会将它划分为绝不可忘却的记忆,用这颗跳动的心脏铭记。

但是万物终将腐朽,然也无人能够接受这会使人舞蹈致死的红舞鞋。

评论(3)
© 回转夜莺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