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韶月熹微,愿作流萤徂岁。

真是任性而又狂妄的皇后啊,事到如今我又要怎么才能俘虏你的心呢?
又有谁能给我这样的机会呢?
到头来,被困在荆棘之中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啊。

评论
© 回转夜莺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