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韶月熹微,愿作流萤徂岁。

[随笔]FPSxKawasemi

FPSxKawasemi,看了张图觉得他们的搭档真可爱


“呐,去和我一同逃出去吧?”
遇上Kawasemi的事情发生在几天前,明明在这种环境之下还自称飞行员什么的还真是蠢的可以,当Kawasemi这么说的时候,FPS真的确认了眼前这个人绝对是脑子有病,能够在这样的世界遇到幸存者并不容易,尽管这意味着你要容忍他的幼稚和无理取闹。FPS无奈地抓住东张西望地走在前方的人的衣领把他拉了回来,“这些东西有什么好看的,比起你所在的世界,这里不过就是一个垃圾堆而已吧。”Kawasemi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耸耸肩膀,“话虽这么说,不过对于陌生的地方有好奇心也是非常正常的吧。”听人这么说FPS更加确定了眼前这个人就是一个白痴的事实,先不要说逃出去寻求自由什么的,不管逃到哪里命运也会如影随形,根本没有所谓的自由,不会有所谓的神明来为你实现愿望。
Kawasemi并不懂FPS突然沉默下来的含义,天色渐渐暗了下来,Kawasemi才发现这里竟然是这么的安静,甚至有些可怕,FPS把架在帽子上方的护目镜拿了下来戴在眼睛上,“夜晚风沙会很大的,还是戴上比较好吧。”Kawasemi“哦”了一声便戴上护目镜跟在人的身后,寂静的城市没有路灯,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整座城市的电力供应都已经停止,也正是这样的时候才是FPS最不安的时候,Kawasemi倒是从对方的描述里或多或少的了解了这个世界,这有让他想起来Kuina的事情,Kawasemi不想去考虑他现在是否幸福这样的问题,尽管如此他还是抱有疑问,Kuine所追求的东西真的是他所渴求的吗,至少怀着憧憬的眼神总比麻木不仁要好上许多不是吗?
注意到人站在一边发呆FPS也不想招呼人过来只是自顾自地清理了地上的碎石便拉紧衣服把背在身后的枪抱在怀里坐下,能有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用来休息是非常有必要的,尽管如此不提高警惕也是不行的。Kawasemi走到人的身边双手叠在脑后倚靠着墙壁,连续几日的野外露宿倒是让他习惯了不少,虽然以前也是在地下室之类的地方和衣而睡,但是比起还能够凭借打工来维持生活的自己,FPS的处境则更是糟糕的许多,这种事情就算他不说Kawasemi倒也不是看不出来。
“话说回来,FPS你有什么梦想吗?”梦想,这样的词可以说是在Kawasemi寥寥无几的阅读量中可以让他深深地刻在心里的词,FPS睁开眼睛轻声叹了口气,“会在这种时候考虑梦想你还真是想法简单的生物啊。”Kawasemi一时有点无语只是撇了撇嘴收回视线也不管FPS愿不愿意听便自顾自地说道,“我和你说过我以前的故事吗?我说过我是一个飞行员吧,小的时候我就超级想从居住的地方逃出去,你能明白吗?我所生活的地方就是一个像囚笼一般的地方,这样的想法即使是到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啊。”“那外面的世界又让你觉得如何?比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吧。”FPS对于Kawasemi的曾经丝毫不感兴趣,无论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想要去往什么地方或者会死在哪里全都不感兴趣,倒不如说在这样的世界死去说不定才是救赎。Kawasemi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么干脆的回答FPS不由得‘啧’了一声,一开始自己甚至还在期待对方的回答果然笨蛋是会互相传染的。FPS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枪沉默了一会,“你啊,有见过同伴死在自己面前的场景吗?就算不是战争,人与人之间也是不可能和睦相处的,欺骗背叛什么的就像是家常便饭一样。这样的自由真的是你所渴求的吗,明明已经获得幸福了还真是不知足的家伙啊。”“我…真的幸福吗?”Kawasemi之前从未怀疑过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倒不如说也是怀着一丝侥幸心理,‘逃出去的话说不定我就能得到渴求的东西,Kuine也会回心转意的也说不定’,即使现在也是,“我不后悔啊FPS。”Kawasemi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揉了揉后脑的头发,深夜完全看不清身边的人的表情反倒让Kawasemi安心了许多,“你也知道吧,我啊就只是一个不知道回头和转弯的笨蛋而已。捷径什么的我根本不知道啊,除了要逃出去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后果也不知道逃出去之后要怎么办,会遇上你绝对是缘分什么的吧。”Kawasemi摆了摆手站起身,“我知道你肯定会说缘分什么的这种东西我才不相信这种话,FPS你不相信神明吧,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只要还活着就会有好事吧,你和我现在不也好好的吗?所以啊,”Kawasemi犹豫了一下朝着人的方向把手伸了出来,“我们一起去寻找吧,不相信神明的话就试着相信相信我吧,同样的我也会相信你的。我一个人是绝对做不好的,所以啊,我们一起到能够幸福和自由的地方去,这样的话,神明也多多少少会有点作用吧?”

评论(1)
热度(9)
© 回转夜莺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