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韶月熹微,愿作流萤徂岁。

je t'aime

忏悔与你无关。

十四岁的玛丽·安托瓦内特是还含苞待放的凡尔赛玫瑰,是还未开垦的处女。也许是青春年少特有的气息,弥漫在她周身的蛋糕气息还混杂着几缕稚嫩的奶香,混杂在她骑马掠过扬起的风尘之中。
这样的香甜迷的安东尼奥·萨列里睁不开眼睛,他只觉得自己脚踩的土地仿佛棉花糖一般柔软,这样的土地上真的能够骑马并且扬起风尘吗?他不确定,然而这必定不是梦境,他本身就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碎片,死亡的化身,仅为诅咒而活的他不需要做梦。
然而眼前的玛丽·安托瓦内特与那位会在迦勒底举办其乐融融的茶话会的王后不同,稚嫩充满活力,同样天真任性却也仍然不同,她的眼中未曾有着谁的身影,视线透过眼前的无形空气望向的是更加遥远广阔的世界。

“安东尼奥。”
她的声音还未完全成型,缺少了女性特征的声音仿佛风在耳边低语一般传进安东尼奥·萨列里的耳中,他惊讶于两人竟然能够交流,也同样对人的口中呼喊出自己的名字而感到震惊。生前的他并未与这位年幼王女有过多接触,他本不是音乐天才,不可能拉住她的手行礼说我长大之后要像您求婚。
恰恰相反,他想,我的音乐固定且世俗,当然我为宫中的贵族服务,不会做出不愿低下头颅的《唐璜》,享有声望和名誉是理所应当的。
然而这恰恰是他仅是凡人并非天才的最有力佐证,世人因天才逝去的愤怒所强加给自己无辜罪责并非毫无理由。

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他本身,或者说他所持有的才华一直都是他的阴影,或者说谁能敌得过音乐本身?所以我接受了罪责和非难,为了让人们口口相传的虚幻变成现在这样,我才作为「复仇者」安东尼奥·萨列里在这里。
这样的体验确实奇妙。他从未有那么一刻坚信过自己是安东尼奥·萨列里,是因为似梦非梦的场景给自己做出了补正吗?还是因为从自己指尖所流淌而出的旋律呢?

“安东尼奥。”
少女稚嫩的呼唤犹如轻声叹息,伴随着马蹄声,花瓣的芬芳和茶水的香气,安东尼奥·萨列里抬起手指按动键盘演奏旋律,娇纵的公主总是让人慌乱,平和的音乐无法走进她的内心深处,然而此时此刻的复仇者却无法回忆起仇恨,所能演奏出的旋律如同拂过人脸庞的微风一般轻柔。

“Bravo,Bravo。萨列里,你是真正的音乐家,我相信你是能够理解我的。”
是莫扎特。毫无疑问,这样懒散却又直击人心灵的声音只有可能来自于神之爱,他并没能看到人的身影宛如方才自己所听见的声音只存在于自己的记忆之中一般。
音符只跟随年幼的公主舞动,旋律之中的杂音让安东尼奥·萨列里觉得心烦意乱,他停下动作拿起放在洁白餐桌之上的茶壶,接下来的动作却还是被人制止。
“饥饿的时候需要蛋糕,疲惫的时候就过来喝果茶吧,大师。”
这样的称呼似乎只存在于遥远的过去,金黄色的液体散发出蜂蜜的气息让他为之沉醉,公主挂在嘴边的微笑宛如一尊美丽雕塑,正如他之后在照片上看过的署上“玛丽·安托瓦内特”之名的雕塑那般,视线过于坦率得到人疑惑的问答并不意外。
这无非只是幻境,不属于安东尼奥·萨列里的玛丽·安托瓦内特的14岁的人生,不对,公主,这样不对。这一个音是需要上扬的,您的才华超过了我的想象,然而您的态度却始终无法摆正。
跟着我再来一遍吧。
那是从他指尖弹奏出的旋律,她轻声附和的演唱。有着天赋却丝毫不加以努力的公主,在安东尼奥·萨列里的记忆之中,自己的教诲从未流传给这样的人,他的徒弟大多在现世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提起他们的名字每一个人都肃然起敬。
唯有他一个人,仿佛是天才的牺牲品,正如此刻的他只是残渣一般,所能留给这个世界的只是无尽的骂名。

“大师,您在想什么?”
第三杯果茶里加入了三勺巧克力,这不是什么合适的搭配,但从小公主微微皱着眉的样子可以看得出来她应该刚刚才吃完令人厌烦的良药,他没有任何知觉似的喝干杯中的巧克力果茶,只觉得有什么灵感从他的灵魂中涌出,这是极其难得的体验。
打开琴盖按下琴键,手指在黑白相间的键盘之中跳跃,午后的阳光之下您是否看到精灵在指尖起舞呢?无暇去考虑过多的事情了,这是为您而谱写的曲谱,公主。

“专门为我吗?感谢你,安东尼奥。”
是雨后初晴的光线撕破幻境,约瑟芬早已化成扎根在这土地之中的植物食粮,安东尼奥·萨列里不能再一次感受到稚嫩的奶香味了,眼前的果茶中也没有巧克力,唯有自己手下的钢琴没有任何变化。
“令人喜悦。您的乐曲如同滴落在柔弱根茎上方的水珠一般令人不由得怜惜,这是专门为我而做的吗?非常感谢您安东尼奥,即使你抱有一定的固执想法但对我而言,您可是如同阿玛迪乌斯一样的,合格的音乐家啊。”
少女提起裙摆如同踩在玫瑰花瓣上起舞,她所直视的是夺走她生命的断头台,是绝对的死亡。即使如此在那之中也没有踌躇,指尖残留着的果茶香气顺着他的唇边蔓延至鼻尖。
“如同星空一般温柔呢,您的乐曲。不能够和阿玛迪乌斯一起演奏让我觉得有些许遗憾。”

“但如果能够的话,请再一次为我的茶话会染上别样的色彩吧?”

评论(2)
热度(44)
© 回转夜莺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