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韶月熹微,愿作流萤徂岁。

可是我也有万万说不出口的事。

其他的人我都能无所谓地笑一笑不去在意,但我却处心积虑地想要获取你的认可,这一点真是再奇怪不过了。可是我却不知道自己能否跟你说这些,只能尽可能转移话题掩饰自己的不安焦虑。实际上也是再正常没有了。可我不想勉强你不想逼迫你,只想等你做出定夺后我在选择说或者不说。

你是我这边是你几度抛弃的世界,我仔细一想,我恰恰相反,你那边的世界是我很想走进去的世界。但说出来未免太过刻意矫情实在是没有那样的必要。

评论(3)
© 冨嶽三十六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