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韶月熹微,愿作流萤徂岁。

我是再清楚不過的,那隻是一個脆弱的孩子。

我能拉著她的手走過所有彎道,卻在她選擇停下腳步的時候束手無策。最後我只能捨棄她,捨棄那個心智不成熟也不夠堅強的孩子,從今往後我生命中的玫瑰都留給了她,那本是屬於她的東西,之後的故事,無論她是歌唱啼血致死亦或者是被玫瑰尖刺刺穿胸膛。

都是與我無關的人生。
是我之外的另一個人了。

评论
热度(1)
© 冨嶽三十六景 | Powered by LOFTER